2011-09-08

有趣的汉字对话

0

口对黾说:电打的滋味不好受吧。对咼说:你的二层别墅真漂亮!对鼍感慨:爬得越高,摔下来就越痛。对徊感慨:有钱就是不一样,这么坚固的房子,门口还请俩保镖。

两对丙说:你们单位裁员啦?

澌对厮说:你还在那破厂子干?我早就下海了。

岐对支说:你要找个靠山啊!

申对甲说:我终于熬出头了!

玉对宝说:其实我不带帽子,也和你差不多。

国对玉说:身价那么高,怎么不舍得买套房子?!

轩对干说:新配的宝马,怎么样?

暴对瀑说:又去洗桑拿了?

子对好说:你旁边那个女人是谁?

凹对凸说:兄弟,低调点,枪打出头鸟,你看看我现在。

偲对人说:我思故我在。

众对人说:我高大,是因为我站在别人的肩上。

川对三说: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爬起来。

龙对袭说: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才华,而不在于他的衣饰。

加对叻说: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口才。

由对甲说:“这样练一指禅挺累吧?”

用对甩说:“爱出头,不被甩才怪!”

女对好说:“生个儿子就了不起啊?”

见对贝说:“腿伸直了就变宝了啊?”

甥对姓说:“谁说生男生女一个样?”

戋对贱说:“你以为有钱就高贵了?”

王对土说:“戴上帽子,小心著凉。”

页对须说:“几天不见,长胡子了?”

工对巫说:“打工仔也敢包二奶了?”

非对韭说:“咱蜈蚣也会走钢丝呀。”

良对艮说:“脑袋掉了碗大的疤瘌。”

盘对盆说:“我不象你,喜欢搞分裂!”

夫对天说:“我总算盼到了出头之日。”

禾对夭说:“鸟都没了,还活啥劲啊?”

电对龟说:“歪戴着帽子,扮什么酷?”

吕对昌说:“和你相比,我家徒四壁。”

屎对尿说:“干的和稀的就是不一样。”

天对夫说:“头上的包是老婆打的吧!”

力对咖说:“拎两个大箱子到哪去呀?”

丰对卅说:“大白天的咋还躺地上了?”

冤对兔说:“我总算找到了一个窝了。”

人对羊说:“你丫玩倒立,露馅了吧。”

女对子说:“我们结婚吧,那样才好!”

土对干说:“你为啥总是与我对着干?”

八对入说:“看啥呢,脖子都看歪了!”

乘对乖说:“你的裙子呢,丢人了吧?”

邪对阪说:“咋整的,耳朵都长反了?”

阪对邪说:“还说我呢,你的牙和耳朵都长一块啦。”

困对闲说:“关了门,咱们是一家吧?”

绝对色说:“脱了衣服就露出本性了!”

牛对升说:“哥们,咋让人给撞倒啦?”

女对婚说:“我是昏了头,才会结婚。”

嫁对女说:“拽什么,没你还是个家!”

我对哦说:“傻样!嘴张那么大干啥?”

春对舂说:“快点回家吧,裤子开线啦!”

大对太说:“做个疝气手术其实很简单。”

人对从说:“你怎么还没去做分离手术?”

胃对胄说:“快做手术吧,胃都穿孔啦。”

茜对晒说:“出太阳了,咋不戴顶草帽?”

人对个说:“真羡慕你,有个男人真好!”

白对百说:“哥们,带的帽子挺好看呀?”

比对北说:“夫妻一场,何必闹离婚呢!”

口对品说:“多几张嘴就整成文化人啦?”

免对兔说:“下回上厕所擦干净点行不?”

孝对教说:“有点文化就想办班教人呐?”

女对好说:“几天不见,带儿子上街了!”

土对士说:“几天不见,前列腺肥大了?”

几对风说:“有个纹个XX就吹起来了!”

冇对有说:“你哪来的哪么多花花肠子?”

人对入说:“兄弟,你的发型好有个性。”

胃跟胄说:“大家都只认识你不认识我。”

其对基说:“你怎么上厕所上那么久阿?”

盯对丁说:“唉,好可怜,天生的瞎子!”

也对她说:“当老板了,出门还带秘书?”

日对旦说:“你什麼时候学会玩滑板了?”

旦对旧说:“你太累了,躺下来息会儿!”

木对末说:“扛着长杆我就不认识你啦?”

句对包说:“哥们,多少钱买的雪橇哇?”

卓对罩说:“戴什么头巾,想扮拉登啊?”

夫对夹说:“一个大老爷们也敢戴乳罩?”

未对末说:“你戴上大盖帽就了不起了?”

本对木说:“底裤也不穿就敢出来逛街?”

代对伐说:“挎把大洋刀出来吓唬谁呢?”

开对干说:“我喜欢稍息!立正多累啊?”

昏对婚说:“给我个女人,我就结婚了!”

申对神说:“你以为披件外套就成仙啦?”

伐对代说:“裤腰带都丢了还有脸出来混?”

干对奸说:“你丫看到女人就原形毕露了!”

人对大说:“我要是那个棍子也能走钢丝!”

柒对染说:“你是老九吧,我是你七哥呀!”

才对闭说:“有能耐也不能老在家里呆着!”

凸对凹说:“把脑袋缩回去我就不认识你?”

大对爽说:“就四道题,你怎么就全错了?”

拉对啦说:“别光在那喊啊,过来帮忙啊!”

丰对卅说:“谁叫你乱拽,被人放倒了吧!”

乒对乓说:“你我都一样,一等残废军人。”

斗对头说:“你能耐,你金鸡独立我看看。”

玉对宝说:“你从哪里弄来的一顶大盖帽?”

上对下说:“妈呀,不小心摔了个底朝天!”

上对下说:“你头朝下的日子是怎么过的?”

水对冰说:“你露两点,后台就想比我硬!”

爸对巴说:“我是你父亲,你得管我叫爸!”

知对痴说:“别以为有我你就是知识分子了!”

人对丛说:“那对谈恋爱的,严禁践踏草坪。”

熊对能说:“穷成这样啦,四个熊掌全卖了?”

木对森说:“几天不见,哥几个玩上杂技啦。”

冢对家说:“就那么一点,有什么可招摇的。”

斤对所说:“告诉我,你俩真的是双胞胎吗?”

月对朋说:“你其实只是比我多了一个影子。”

丙对两说:“你家啥时多了一个人,结婚了?”

从对众说:“你们俩个顶一个,也没比我高!”

臣对巨说:“一样的面积,但我是三室两厅!”

冈对凶说:“买的是期房吧,咋还没封顶呢?”

木对本说:“穿上裙撑也不见你屁股大一点?”

门对们说:“你以多欺少,偶让不让你进门!”

酒对洒说:“喝酒要端平,要不然回洒掉的!”

主对王说:“骑在你头上的就是主人,呵呵!”

景对影说:“给俺几道光,俺也会有影子的。”

王对玉说:“只不过比我多一点,就那么金贵。”

尤对龙说:“不就少一撇嘛,差别咋那么大呢?”

果对裸说:“哥们儿,你穿上衣服还不如不穿!”

鹅对我说:“兄弟不带把的,一定是个娘们吧?”

囚对囡说:“T_T都是人…为什么不能关一起?”

炎对毯说:“这么热的天咋还穿着翻毛大衣呢?”

申对电说:“心情不错呀,小尾巴摇的挺欢哪!”

电对曳说:“好好歇会行不,你这姿势不累呀?”

掰对分说:“当官有架子了,小手还背上了呢?”

王对狂说:“哥们,穿个皮大衣你就牛了是不?”

人对众说:“被人抬着,高高在上,当心摔着。”

人对从说:“能耐不小啊,几天不见就拍拖了。”

囚对人说:“我没犯事时,也象你一样自在啊!”

象对像说:“兄弟,被人奴役的滋味不好受吧。”

十对千说:“攀上高枝了,身份就是不一样啊!”

木对束说:“别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得你了!”

冢对家说:“毁灭就是从当初堕落一点开始的。”

外对处说:“要想不挨处分,手就别伸那么长。”

力对刀说:“干啥活了,累得头都抬不起来了?”

旭对旯说:“别拿脑袋顶着孩子啦,抱一会吧!”

人对尺说:“姐们,干导游了,整天举个小旗。”

好对女说:“要想做好女人就要生孩子!懂不?”

从对巫说:“两口子又是咋地了,还闹上分居了?”

车对轮说:“都给你车了,你怎么还只是个轮子?”

牛对犇说:“真是天外有天哪,还有比我牛的人!”

叉对又说:“什么时候整的容啊?脸上那颗痣呢?”

力对办说:“牛啥呀,有钱就拎两包出来横晃呀?”

戋对残说:“让你发坏!被人打得不能动弹了吧?”

尚对常说:“臭美啥?有了头巾都不知往哪儿戴!”

甲对申说:“兄弟,有时候强出头并不能做老大。”

禾对千说:“不是吧,你家穷的连裙子都没得穿?”

白对臼说:“头儿,你衣服的扣子好像没系好呀!”

王对主说:“朋友,没事吧,头顶长这么大个包!”

卡对上和下说:“我就是你们谁也不让谁的后果!”

木对术说:“别故弄玄虚啦,不就比我强一点呗。”

占对点说:“看不出来,也买车了?还四个轱轳。”

日对曰说:“兄弟,几天没见,你咋就长胖了呢?”

伞对米说:“妈,再节俭也不能拿帽子当围裙呀!”

心对忘说:“你真可怜啊,心死了什么都忘记了!”

令对邻说:“任务暂时不能告诉你,你隔墙有耳!”

本对笨说:“没事整天带草帽,难怪人都说你傻!”

重对里说:“没有行千里之志,你就在家里呆着吧!”

兵对丘说:“看看战争有多残酷,俩条腿都炸飞了!”

尺对尽说:“姐姐,结果出来了。你怀的是双胞胎。”

凸对凹说:“虽然咱俩房型不一样,面积可不差呀!”

丛对从说:“咱俩待遇就是不一样,有地毯真舒服!”

小对示说:“小样儿,练双杠你还能赶上李小双啊?”

毛对手说:“表面上与你一致,已经给足你面子了!”

飞对乙说:“亲爱的,你慢慢飞,翅膀丢了你怨谁?”

夫对天说:“咋了,小子,天一冷连头都缩进去了?”

北对比说:“小样!你扭过头去我就不认识你了吗?”

噩对王说:“谁给你盖的房子呀,连个窗户都不安?”

贝对见说:“还练劈叉呢,小心别把裤子整开线了。”

令对今说:“大兄弟,别忙着追刘翔啦,鞋都掉啦。”

川对州说:“哥们,当大款了吧,腰里别着仨手机?”

奶对孕说:“等你儿子出生,就跟我孙女订亲如何?”

苗对猫说:“带草帽下地干活,你牵只狗躲那去了?”

下对卞说:“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,还有下来人!”

钞对沙说:“少跟我是傍大款,跟你可是误上贼船了!”

巾对币说:“儿啊。你戴上博士帽,也就身价百倍了。”

汤对烫说:“哥们,快点回家吧,你们家后院起火了。”

王对皇说:“当皇上有什么好处,你看,头发都白了。”

怵对歪说:“为啥他们都说咱俩在一起就心术不正呢?”

个对人说:“不比你们年轻人了,没根手杖寸步难走。”

家对冢说:“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,要善于推销自己。”

杏对呆说:“同样的材料,你组装的产品咋那么傻呀?”

丘对兵说:“腿不粗,力气不小,扛我这轻松,敬佩。”

虎对彪说:“姐们,这回又生了仨?我咋还没怀上呢?”

闫对闩说:“兄弟,还是防盗门好哇,你瞧,三道锁!”

苦对若说:“兄弟,早上起来晚了吧,领带都系歪了。”

去对丢说:“明明是你捡了一条头巾,咋还说丢了呢?”

村对树说:“你咋又怀上啦?”树说:“人家不小心的嘛!”

器对哭说:“叫你平时多练练口才,现在被人训哭了吧。”

哭对器说:“我哪里说得过你,你上面有两张嘴,下面还有两张嘴哟!”

乞对吃说:“要是能糊口,我能做这种没脸见人的事吗?”

天对夫说:“结了婚也不能一直顶着呀,累死你狗日的!”

卓对桌说:“碰上大忽悠了吧,好好的,咋架上拐了呢?”

驴对马说:“大兄弟,跑得快没用,赶紧把户口上了吧!”

弋对戈说:“别以为你带了一把剑我就怕你,有种单挑!”

长对张说:“你以为你是后羿啊,没事整天背著弓干嘛?”

叵对区说:“兄弟,卖假酒了吗?咋又让工商给查封了?”

下对上说:“结婚吧,我们的结合才能成就一番霸业的!”

巴对色说:“我也想有把刀,脑袋掉了,不也就剩俺嘛!”

夫对天说:“这么多年努力下来,我总算是出人头地了。”

王对玉说:“知道不?现在**露点的都是象你这样的!”

馥对复说:“孩子他爹呀,过来闻闻,我买的香水香不?”

么对公说:“不就是多一小片胡子么?咋就地位那么高?”

用对月说:“老兄呀,光知道发光还不行,得有主心骨。”

土对丑说:“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,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。”

车对军说:“当心给pol.ice抓去,学拉登戴头巾没甚么好处。”

个对不说:“这家伙,一出头就忘本了,老是跟我唱反调!”

妙对好说:“我比你年轻,又没男朋友,当然有些优势啦。”

月对肖说:“姐姐,快点告诉我,哪能整这么酷个头型呀?”

太对大说:“我明明比你下边多一点,为什么我就是太监?”

口对回说:“亲爱的,都怀孕这么长时间了,咋不说一声呢?”

想对相说:“没心没肺的家伙,连看人都是呆呆的像快木头。”

么对分说:“还是我的大背头发型时髦,你的二五分落伍啊。”

比对北说:“你懂啥?胳膊腿往一个方向使劲,你那是内耗。”

日对亘说:“兄弟,咋整地,升也升不起来落也落不下去了?”

衰对哀说:“兄弟,我更不幸,一支箭穿过洞射中了我的胸!”

坐对丛说:“两人坐一根杆不累呀,上我们这土堆上歇会吧。”

内对肉说:“家里那么穷啊,两个人才盖一个那么小的被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