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1-19

父母的爱

0

一篇经典的文章,一道简单却残忍的数学题,表达着父母对我们无私的爱。

23年,做过太多的数学题,复杂或简单,每次数学考试前,我总会祈祷我不要算错,可眼前这道简单的数学题,我却不知道该祈祷什么。

妈妈24岁时,十月怀胎生下我,我19岁以前的19年,妈妈每天都能看到我,为我做饭,为我洗衣服,同我不停地说着或开心或烦恼的事情,不停地告诉我该怎样而不该怎样。现在我23岁了,过去的四年里,我要半年才能回家看妈妈一次,她依然每天为我做饭,为我洗衣服,却不再跟我说那些杂乱的事情,只是会时常静静地看着我。

妈妈现在已经50岁了,我想,如果妈妈可以活到100岁,那么妈妈还可以活50岁,今后的50年里,如果即将工作的我每年回家看她一次,那么,我这一生,妈妈这一生,她就只有50次可以看到我的机会了,如果每次回家的时间只有十天,那么,我只有500天能和妈妈在一起,那么,妈妈生命余下的50年中,只有一年半的时间能够看到我,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。这道数学题的答案,我永远不敢和妈妈讲,如果她知道的话,她该多么伤心啊。这道简单却残忍的数学题,我多么希望我是算错的,真的,我如果错了该多好,妈妈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看到我,给我做饭,给我洗衣服,给我讲一下她那些我未经历的事情。

离家的日子,我时常怀念着那些梦中发亮的光芒,梦见爸爸用摩托车载着我,驰过农场,大片油菜花田发着温柔的光芒,马达声惊起了一群白色的鸟,爸爸温柔地笑着对我说:我们去抓来烤了吃,腿给你吃。爸爸就那样温柔地对着我笑,我突然看到爸爸的黑发中,白发越长越多,越长越多,我刚要伸手去拔,已经是满头白发,我又哭着从梦里醒来。幼儿记忆中爸爸的凶现在已经没有了,爸爸开始对我很温和,似爷爷一样的和蔼,妈妈却说以前的爷爷很凶,还有很凶的外公去年遭病以后变得和蔼了。念着爸爸,我突然明白了一个很痛心的事实,很凶的爸爸们日渐年衰才日渐温和的,人越来就越没有力气也不想再发脾气了,所以只有老人才用和蔼这个词,这就是和蔼的意思。我宁愿一直用温和形容我的爸爸,永远不要将和蔼归属于他,他爱了我二十三年,我从未为他洗过一次脚,从未陪他看过一晚上电视,从未耐心听他说一件事,甚至从未为他盛过一碗饭。如果我还有500天能陪妈妈,那么,我还有多少天可以陪爸爸呢?

这样极其平凡却又深厚的感情,留在他们和我的心里,陪伴我们走过一生,当我还很小的时候,他们花了多少时间,教回我用勺子、筷子吃东西,教会我穿衣服、绑鞋带、系扣子,教会我洗脸,教会我梳头发,教会我擦鼻涕、擦屁股,教会我做人的道理。依然记得我和妈妈一起练习了好久好学会的第一首儿歌,依然记得我经常半夜醒来缠着爸爸问我是从哪里来的。23岁以前的23年,我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变老,会想不起来要说什么,会哆哆嗦嗦重复那些老掉牙的故事,可23年后的今天,我开始害怕了,害怕有一天我回头看时,他们已经不在那里,观众席上固定的位置已经空了,那时还有谁能撑着灯等我回家呢?还有谁能为我缝上脱落的扣子呢?还有谁能一直静静的看着我呢?还能有谁能让我喊一声爸爸妈妈呢?

“我的孩子:当我开始忘记系扣子、绑鞋带,当我开始在吃饭时弄脏衣服,当我梳头时手开始不停地颤抖,请不要催促我,因为你在慢慢长大,而我却在慢慢变老,如果有一天,当我站也站不稳,走也走不动的时候,请你紧紧握住我的手,陪我慢慢的走,就像,就像当年我牵着你一样……”

这些话爸爸妈妈从未对我说过,如同这道简单的数学题我从未跟他们提过,而它的答案却等于这些话。

朋友,爱你父母吧,百事孝为先。

视频:让世界充满爱

上一篇:谷歌中国大事记 | 下一篇:破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