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味:

口对黾说:电打的滋味不好受吧。对咼说:你的二层别墅真漂亮!对鼍感慨:爬得越高,摔下来就越痛。对徊感慨:有钱就是不一样,这么坚固的房子,门口还请俩保镖。

两对丙说:你们单位裁员啦?

澌对厮说:你还在那破厂子干?我早就下海了。

岐对支说:你要找个靠山啊!

申对甲说:我终于熬出头了!

玉对宝说:其实我不带帽子,也和你差不多。

国对玉说:身价那么高,怎么不舍得买套房子?!

继续阅读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