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8-18

女人都爱风流的男人

0

提要:远离没有床品的男人,远离冠希君艳照门。艳照层出不穷,最受伤的永远是女人!(自:佳人.文/晚睡姐姐)

曾经听见一个有婚外情数年的某男,轻佻而得意的对朋友谈起自己的情人:她在床上什么都肯做。只一句就足够让人慌乱的逃走,并足够替那个女人不值。她知道她是他炫耀的战利品了吗?想必想也想不到。而下次这个朋友见到她,估计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句“什么肯做”后面的细节。

男人对女人最大的辜负不过如此。他让她的性事,她的隐私部位,她在床上的小怪癖四处传播,她却毫不知情。爱的时候含情脉脉的看着他,分手后还固执的想着他。

就像可怜的戴妃,一把红颜,却最不会看男人。先是嫁给了一个早就心有所属的王子,他和卡米拉的通话记录被曝光后,“希望住在你的裤子里”这样的雷人语录让伊蒙羞,成为皇室笑柄;外遇的第一个对象是自己的马术教练,两人一直保持了5年的恋人关系,伊非常“爱慕和崇拜”他,曾经在信中温柔地说:“我真想为你生孩子”,但休伊特背叛了伊的一片深情,将他们的情史以30万英镑的价格出卖,两次出书讲述他们从开始到分手的过程,还计划将伊寄给他的64封情书以1000万英镑的高价拍卖。他永远的、牢牢的把自己绑在戴妃的身上,从她生,到她死。

上错了床就是如此可怕,管你有多少如海的深情和难以熄灭的爱,在没有床品的男人眼中,不过统统只有利益,可以用来卖钱,搏出位。一个痴情的女人就这样成为八卦者口中传说的火爆辣料。

多少精明强干的女人都这样栽倒过,还比如鼎鼎大名的晓庆姐。

艳照门.jpg

伊的前夫陈国军曾经在1997年出过一本书,这本《我和刘晓庆——不得不说的故事》是当时国内最畅销的书之一,以至于后来创造出一个传承广泛的经典句式——我和某某:不得不说的故事。陈大爆两个人之间的内幕密闻,细节很是火爆,让读者尴尬的知道了一些本应该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,包括伊是如何卖力的想要孩子而不得,最终成为一个不孕不育的女人的真相。

记得看到这一段的时候,我像被火烫过一样将书甩出老远,他该多恨她呀,才会这样往一个女人最痛的伤疤上捅。打蛇打七寸,连乡间的村妇都知道,骂男人最狠的说他没有性能力,骂女人最狠的是说她不会生养。甭管是不是事实,永远杀伤力极强,出手必胜。

幸亏伊是女人中的铁姑娘,没有被一闷棍打趴下。事后伊还在文章中大度的表态,说陈是个博学的人。原来有文化多重要,没文化的人翻脸之后,只能将你的隐私讲给邻居张三李四听,有文化的人会写本书,把你的隐私白纸黑字的当众贩卖,四处传播,还能赚稿费。

陈在后记中写到,怀疑这本书会“给人世间最美好的爱蒙上一层阴影,使人们与自己的幸福失之交臂”。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,人们自然都热衷于八卦名人的隐私,但这样赤裸裸的揭老底,只能给人一种“她怎么爱过这样一个男人的想法”,女人看他觉得恐怖,男人看他觉得不够大度,这是一个男人在感情失败后,又一次彻底的失败。

作为同样爱过伊的姜文,她出事入狱,他为她奔走;他拍电影缺钱,她为他筹款。他从来都没有从口风中漏过一点他们的往事,纵然八卦界如何窥探,他给的永远是一个男人的沉默。只有这样的两个人,才更配说自己爱过。

像冠希君那样,与美女春宵一度,却要用摄像机和照相机变成铁证如山,记录在案,让她们变成他的战利品。如同激战过后城门上悬挂的敌人的首级,见证了他的魅力和神勇,那么他爱的,永远不是女人,而是自己。因为太爱自己,所以无法忍受锦衣夜行,必须得瑟一下,哪怕是留着自己观赏,否则还真对不起自己这张脸。

但真实的性爱,如人间烟火,热闹也伧俗,即使在冠希君的镜头下也不是那么的美。解开衣服,那多长了的那几斤肥肉,一时不察,让没有床品的人看到了,然后出去说:某女穿上衣服还真看不出来,脱了衣服才知道那肥肉一叠一叠的摞下来,恶心死人。

是真的有男人这么干过,把自己一夜情的对象逐一写到了网上。他睡了,他爽了,然后他像在馆子中吃饱了剔着牙的食客,评点食物的优劣一样,评点了她的表现。不爱是他的原罪,懂得尊重女人,并且愿意保护她的男人,绝对不会外泄他们的性事,因为这容易给别人的男人意淫他们的机会,这违背一个男人的爱情原则。

判断一个男人有没有床品,只需看他对自己过往的情史是什么样的态度,若是他肯懂得保持沉默,保护一个女人的隐私,那他同样会保护你的。否则,他散布了别人的性事让你开心,下次哭的可能就是你。

女人都爱风流的男人,在爱情潇洒应对中游刃有余。只不过,男人风流而不下流的分水岭,就是能否对自己的韵事保持沉默,将床笫之事只限于床笫之间,绝不张扬。对一切八卦的的心怀叵测的试探和询问都只说,“我和某某没什么”,谁问都是这样一句话,再无其他。稍差一点火候,就沦为没有床品的猥琐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