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9-16

儿子出生了,战斗中

2+

好久没有写日志了,适逢喜事,写上几句。

9月11号早上龙子降临,天下大乱,一群人围着转个不停,幸福和喜悦的背后只有一个字:累。

娃娃出生在县医院,环境挺差,卫生条件也不好,医院大楼是新修了,设施还不完善,产房和住院这一部分还在旧址里,三人一屋,没个单间,床小屋窄,空气也不好。

在县城来讲没几个地可以去,其实县保健站新修了,环境还不错,我们总觉得县医院技术会好一些,而且联系了熟人在医院照应,还是来了这里。

我也从成都赶了回来,一路上到处塌方、水淹,正所谓蛟龙出世,电闪雷鸣,翻江倒海。

10号下午去就医院了,医院没床位,让第二天早上来,联系了医生第二天早上生产。

一行人,大包小包,锅碗瓢盆,油盐酱醋,米面蛋糖带到县城外婆那里暂住,爸爸想带娇娇妹去吃顿好的,饭毕雨特大,就近找旅馆歇息,方便明早去医院。

11号一早医院已经先安排妥当了,办好住院,直接送到手术室,红包自然是少不了,不过也免去了好多的麻烦和绕过了好些费用,也住得很舒心些。

手术室外等候的心情是忐忑的,紧张的,也是很期待的,其间还有些小镇定和自我安慰:肯定很正常很顺利。如此,9点过小朋友就抱出来了,报喜母子平安,娃7斤,带把儿。

心安定,些许激动,或许是意料之中。奶奶外婆抱着儿子回病房了,继续等待老婆出来护送回病床,无电梯,路也不平,一路颠下三楼,顶着推车下得慢些,再慢些,回到病房,手臂酸痛。

老婆泪珠挂在眼角,生孩子真的很辛苦,心疼。收拾妥当,仔细端详娃仔,嗯,长得小乖小乖的,蛮可爱,甚是喜爱,虽然早知道是儿子,早前我和娃他妈还是希望是个女儿。不过儿子其实更好,家里家外所有人都高兴,奶奶、外婆和外公当然非常高兴了,老人都更喜欢带把儿的。

杨焱舒.jpg

最关心的还是他爷爷和外公,电话不断,娃哭没,在哭啥,头顶上没长满不要碰,不要被抱错了...

各方报喜讯,感谢亲朋好友们的关心和祝福。接下来就是见证折腾的时刻。

这一夜是折腾的开始,医院没陪床,好在医院安排,给拿来一个躺椅,娃奶奶到隔壁病床上占了一角,半蜷着躺了一晚,娃外婆在躺椅上带着小屁孩,我坐在木凳上趴在床沿,问下老婆,看下娃,不亦乐乎。渐渐地,就来不起了,又困又累,白天把腿也跑痛了,晚上把屁股坐得痛,娃差不多半小时一小时就醒一次,娃奶奶年纪大了,眼神也不太好使,带小孩也不太有经验,基本上是娃外婆弄,我打下手,不过感觉全体人民都没什么经验,呵呵。

医院都提倡母乳喂养,‘不允许’使用奶瓶,娇娇身子虚弱,伤口疼痛,肯定是没有奶,开始我们都用小勺子喂白水、喂奶粉,渐渐地也容易冷掉,改用奶瓶,医生也见一次,‘讯’一次。

医院提倡使用尿布,‘不允许’使用尿不湿,一晚十几次,湿得换不过来呀。

麻药过后,老婆的伤口痛得厉害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,握着老婆的手,冲着她微笑。

总算过了第一晚,老婆也开始喝鱼汤,吃稀饭汤,不过伤口还是很痛,导尿管撤除后,上厕所成为最难的事情,一个字:痛。再说一次:生孩子真辛苦。

第二天起隔壁床就出院了,我们也就得到了两个床铺,晚上休息也能更好些。

外公外婆找了有名的先生看了时辰,算了八字,找了取名老师取了好几个名字,最后大家筛选确定小名潇潇、杨屁、狗屁,大名杨焱舒,呵呵。

话说刚开始,娃他妈身子虚弱,也没吃什么营养的东西,母乳很少,基本没有。娃娃吃惯奶瓶,就不吃妈妈的奶了,根本不吸吮。大家都没经验,喂奶的方式也不太对,每次小护士来帮着喂的时候就能好好的吸吮几下,我们自己弄的时候就哇哇哭。

不过我的信念只有一个,必须吃母乳。寻得医院某小护士指点,去某医生开了下奶的中药方子,买了生乳汁,母乳多买不到。早上鲫鱼汤,中午乌鱼汤,总算是有点黄水水,话说这是初乳,增强免疫力。

不知不觉就第5天出院了,老婆的伤口也基本不痛了,外祖祖见过从孙孙后,娃外公包车来城里接了回家,由于家在场镇,坐月子在娃外婆家里。

今天已经是第6天了,娃也渐渐会带了,娃他妈也慢慢有奶水了,只是娃不吃,含着就哭,我决定饿他一阵,强行吃母乳,时值23点,目前持续战斗中..

...

呃,第一轮战斗结束,睡着了,翻来覆去找了好多方位,最后成功吃奶,一吃吃了三个小时,终于睡着,明天的战斗想比会轻松一点..

本文有 2 篇评论 ↓↓

  1. 喜得贵子,贺喜啊!好好努力做个好老爸,好老公哈

  2. bigmeow

    大神的娃出生了啊:)
    大神的店里肿么没东西?